蜀鸿投标人——黑夜里的追光者

日期:2019-04-10 浏览:221

前言

      本篇文章是根据公司领导要求,对蜀鸿公司成本合同部各位同事默默工作、辛勤付出,进行的一篇特别报道。

      投标人是行走在黑夜里的追光者,永远前行在公司逐梦的路上!



     “你若中标,便是晴天;你若不中,便是晴天霹雳。”聊到投标工作,刘经理如此调侃。作为投标人,一直是公司最累的那一批人,不是在加班做标书就是在去投标的路上。像一只工蜂,永远在忙碌。

       现在是凌晨2点30分,整栋楼静得可怕,只有13楼成本合同部的办公室灯火通明,此起彼伏的敲击键盘的声音,和着偶尔一两声同事的咳嗽,交相呼应。一个人上厕所,灯光拉长的背影孤单的陪伴自己,跑步前进,行色匆匆,深怕多耽搁一两分钟。那份标书经过反复审核,终于赶在黎明前装订完毕。项目是上午10点开标,须赶在10点前送到开标室。一路上连瞌睡都不敢有,眼睛直盯着手表,计算着时间。而这,是投标人再平常不过的一天。

        经历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项目,体验过项目中标之后的喜悦,废标之后的懊恼与无助,在一次次地摸爬滚打中,修正每个项目的细节,完善投标的每个流程与方法。深知投标工作的不易,感叹所有投标工作者不懈的坚持,在这里,我想留下属于我们投标人的印记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(一) 加班已成习惯

       一提到成本合同部,就成了加班的代名词。每当有项目来的时候,他们就是投标人。每一个人自觉加班加点,小心翼翼地研读每一份招标文件,一遍又一遍,反复研究、仔细讨论、提出质疑、撰写书面函件,每天早晚必须登录网站,生怕错过任何一个补遗文件。招标文件里的每一个字,每一句话,任何一个标点符号,每一个下划线,都需要分析、吃透、理解。大脑和身体的双重高速运转,超负荷进行,忙到近乎忘我,很多时候中午的饭晚上吃,晚上的饭半夜吃,这些都是常态。把标书交出的那一刻,思想还无法松懈,因为还要开标,还要分析与竞争者的差距,澄清答疑……可能对于投标人也只有见到中标通知书的那一刻才是喜悦。

       在项目实施的时候,他们就是造价工作者。每一个劳务,每一项材料,每一个专业分包,都需要精心预算,不能让劳务、供应商、分包单位以脱离市场行情高价格剥取公司正当利益。公司无采购部,他们就充当采购员,利用现代化信息和网络技术参考材料价格信息,利用市场走访电话询价搜集材料价格信息,为公司决策提供参考。

       就这样不分白天黑夜的,牺牲自己大部分的个人时间,一本接着一本的标书,换来的是一个又一个的项目落地,一次次公司发展壮大的良机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(二) 生病是一种奢侈

       投标的人最怕生病,特别是有重要项目的时候,任何感冒发烧都会影响工作状态,但在项目还没做完之前无法去请假,只有在身体恢复好之前做项目中相对简单的事情,状态好的时候再去做耗费精力的事情。今年春节刚过,公司有一个项目定在2月25日开标,离开标仅剩一个星期的时间,乍暖还寒时节,最难将息,偏偏这时候娟子感冒了,刘经理无可奈何的说:“怎么能在这时候感冒呢!”大家着急,娟子更着急。头痛、发烧、咳嗽、打喷嚏、流眼泪、浑身没力折磨得让她非常难受,更要命的是扁桃体也发炎,失声了。她跟大家交流只能靠手艰难地比划,有时候为了表达一个意思手舞足蹈半天,弄得大家既心疼又禁不住好笑。但她硬是凭着强大的意志力,带着感冒,一天没落下全力以赴参加标书的编制,直到开完标,娟子才去看医生。娟子说,不是说我们能熬,是因为我们深知自己身上肩负的那份责任有多么重大,公司赋予我们这个职位的意义有多重要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(三)每个投标人都有强迫症

       相信投标的同事都有这样的经历:标书弄好了,也检查了,但就是不敢封装,总想着哪里的资料是不是放错了,哪里是不是没有签字,哪里是不是没有盖章,脑子里面又把整套标书回想了一遍,又再检查一遍。封装标书前总是小心翼翼:胶装的时候封面是不是两边都是对称的?切标书的时候有没有切歪?骑缝章是不是每一页都盖到了?封装的封面封条是不是正确的?封面的内容是不是跟封装的标书内容一致的?有时候封装好了,想起来一件事情又把标书拆开来再确认下。标书封装完心里还是不踏实,拿着自己的阅读记录表又再核对一遍。

       记得领导说过一句话,每一个项目每一份标书都相当于自己的孩子,每一个小的细节都要反复斟酌、查看,所有细小的问题都有可能导致项目废标,一旦废标前面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是白费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(四) 压力大,做梦都在投标

      “近一年来,每次最紧张都是交标书的时候,总怕印章没盖全,还没看就废了。不经历这行,哪知道这行的压力,每天都心脏病一样。”娟子道出心中的苦。

       她记得有一次,封完标书的那一夜,回到家时已是凌晨两点,疲惫不堪的自己定好闹钟,在紧张、忐忑不安的状态下入睡了。迷迷糊糊中,自己仿佛又回到办公室参加同事的讨论、领导来到现场提醒,自己提着标书上了车,遇见堵车走走停停,害怕误点就下车急匆匆连奔带跑,大汗淋漓好不容易到了开标现场,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时钟提醒我时间刚好。最后又是评标专家、招标人提出质疑而导致紧张不安,当听到宣布项目废标时,吓得一声惊叫,在噩梦中惊醒,起来一身的冷汗。眼睛直直的盯着手机,半天无语。从此再也不敢关机、开静音,怕经理有什么问题联系不到自己,但又怕接到经理的电话,说项目有什么问题。那几天整个人的弦都崩得紧紧的,直到投标结果公示后,心里的石头才落下,才能安安稳稳睡个好觉。

    

     (五)“女儿,妈妈对不起你。”

       茂姐告诉我们:她的小女儿今年刚上初一,平时住校,周末才回一趟家。一般周五都会准时出现在学校门口去接她,但这一次爽约了,彻彻底底把接女儿这件事情给忘掉了。

       当时开标时间是3月11日,星期一。我们封标的惯例是不到最后一刻不会轻易封标,强迫症让我们反反复复地研读投标文件,抠文字,抠意思,几近咬文嚼字。所以开标前都会雷打不动地连续加班加点,忙的天昏地暗,忙到忘记回家。

       直到女儿打来电话,凄凄惨惨告诉我她已经回家了。我才恍惚中惊醒,一时呆住了,在电话这头,喃喃自语“宝贝,妈妈对不起你”。从女儿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才得知,她放学一直不见我的踪影,只好背着沉重的书包,提着日常用品蹒跚地从学校一个人步行15分钟,走向公交车站,奋力挤上拥挤的公交车走三站后,再挤上让人窒息的地铁(正好下班高峰),转两次地铁后再乘坐公交,下了公交,再走10分钟才到家。到了家,她已累得瘫倒在沙发上。当女儿问道“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?”我不假思索地回她,“妈妈今晚加班,晚餐你自己下点面条吃哈。”我能想象到她在电话那头的失望,但职业习惯让我顾不了那么多了。等我凌晨五点多回到家时,女儿已和衣歪在我床上睡着了,被子滑落到床下。那天晚上她没有吃饭,一直一直在等我。我轻轻的吻上她的额头,眼睛里有湿热的东西滚下来,流进嘴里咸咸的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(六)投标人生,别样赢家

       投标工作是不分白天黑夜的,公司有一大半的标书,都是在半夜里完成,无法按时睡觉,无法正常过周末。亲子游只是传说,对父母双亲的思念和孝顺永远是亏欠和内疚。从事投标工作以来,除了公司和家以外很少去过其它地方。每次周末加班的时候接到自己孩子打来的电话,电话里孩子奶声奶气地问“爸爸为什么周末都不能陪我玩?”我只能说“爸爸在加班,你在家要乖乖听妈妈的话哦。”突然间有种莫名的心酸。不加班的周末一个人呆在家里想约三两个好友出去玩,打开微信和通讯录除了家人和同事,找不到其他合适的对象。都说投标人的内心是孤独的,深有体会。  

     “投标虐我千百遍,我待投标如初恋。”投标人的周末就是用来做标书的,刘经理总结这个工作。“把困难的事简单化,你就是行家;把简单的事重复做,你就是专家,把重复的事用心做,你就是赢家。”


返回列表